您的位置: 黄浦信息网 > 娱乐

玄荒蚩尊 第四十七章,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更)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1:25

玄荒蚩尊 第四十七章,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更)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啊,第二更送上!

――――――――――――――――――――――――――

厢房里,九元蟒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把花生米,一颗一颗仍在口中。似笑非笑地望着苏蚩。

“喂,我说苏大爷,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副德行了?”

苏蚩冷哼一声,瞧那一脸乞丐样,好意思说我。不过仔细想想,谁说不是呢,自己的变化自己都觉得讶异,地气接的多了就是如此,这也是环境和前身留下来的影响。

外面噼啪乱响,两个恶刀卫被打成什么样了,苏蚩丝毫不放在心上。

又扯了几句没边的话,苏蚩变得严肃起来道:“对了老九,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皇帝老儿驾崩了。”

九元蟒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什么?”

树倒猢狲散的道理没人比他这位活了九千年的老妖怪清楚,统治者就像一棵大树,一旦倒了,树上的猴子树下的人全都会乱跑起来,直到再找到一棵大树安身才会稳定。在这期间,猴子们是会杀人的。

思忖了一下当前形势,九元蟒觉得很不乐观。“我们要不要躲一阵子?目前我才武士二层,你武徒三层,有些太脆弱了。在这乱世,炮灰的资格都不够。”

九元蟒说的很严肃,他向来不喜冒险。这种情况下,甭管其他人跟你有仇没仇,随便找个理由宰了你,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况且苏家的现状,只怕已经沦落到任人拿捏的地步,说不定那天寻仇滋事的人就会拿他们开刀。

苏蚩摇摇头:“我不可能躲的,你知道凡是和苏家有仇的,都拿我当靶子,我甩手不当靶子跑了,那些人就会向我二姐甚至小小下手。我不可能看着我二姐替我挡刀!”

九元蟒冷嘲热讽道:“那你就准备继续当靶子?!”

“那倒不是。”苏蚩一脸严肃道:“我准备造反。”

噗――

九元蟒正喝着茶突然喷了出来,狐疑地打量着苏蚩道:“你?造反?还嫌水不够浑?”

苏蚩嘁了一声道:“与其让那些黑手朝我伸过来,不如我暗中出手,譬如唐家,早看他不爽了。不趁此机会打着他家的名号造反,怎么对得起唐家多年的关照?和我干不干?说不定我们趟浑水还能摸到点肥鱼,那些千年世家,肯定有不少奇珍异宝啊。”

九元蟒表示现在越来越看不懂苏蚩了,不过听起来还蛮过瘾的。蛇性最贪婪,听到唐家有千年底蕴,九元蟒眼珠子冒着红光,当即大义凛然地表示这种事怎么少得了他。

于是二人不再打趣,开始思忖着怎么‘帮助’唐家造反。

没一会,屋外动静慢慢小了起来,鲁伯走进屋子,满头大汗,老头为了不被革出苏家也是出了狠力了,瞅那浑身血渍,谁说书生脾气好来着?鲁伯抬头看到苏蚩安然无恙地坐在床上,一点事都没有,不禁放了心。

“启禀少爷,山下似乎又来了一波人。你要不去看看?”

“啊?又来?今天这群人是怎么了,一拨一拨地往丽山跑,当这是妓院吗?!”

鲁伯重重地咳了一声,苏蚩意识到说顺嘴了,立即恢复常态:“咳咳,那什么,有没有探清楚是什么人?”

鲁伯没开口,旁边的九元蟒开口道:“应该是星武门、天香阁那一帮的弟子,我们出城时碰到过。”

“的确是他们!”鲁伯回复道。

苏蚩点点头,这已经第二拨了,他突然回忆起出山时在山中狂奔的人影,那人奔的方向不正是老李出山的地方吗?苏蚩思忖了一下,如果算上那人的话,已经来了三拨人了,三拨人,地龙翻身,魔人出世,这一系列事情透漏着古怪。

而且似乎……都和老李蹦出来那座山头有关!苏蚩一时间回想起老李一路上种种奇怪的表现,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鲁伯,你先下去吧。对了,把老李叫进来,我有些事要问他。”苏蚩吩咐道。

“哎,好嘞。”

鲁伯转身而去,不一会,另一个身影从外面进来。

“小哥,你叫我啊?你刚刚不是说要打死那俩护卫吗,小的要下死手结果被那浑身杀气的管家拦住了,不解气啊。”老李一边煽着风从屋外走进来,表情有些抱怨。

整个屋中,只剩下苏蚩、九元蟒、李光年三人。老李一边说着一边觉得屋里的气氛有些安静的诡异了,不禁抬头,打量起来。

他的对面,是一个乞丐,没错,绝对是个乞丐,虽然现在衣着还算光鲜,可是那身气质,那坐姿,那猥琐的模样,逃不过他的法眼!那乞丐坐姿随意,就在苏蚩旁边,吃着花生米,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丝毫不顾尊卑礼仪,而且苏蚩也一脸怪异的表情都没有,于是他有些好奇,这个乞丐是什么来路,好像自家主子关系匪浅。

苏蚩对着九元蟒道:“我新收的护卫。”然后朝着老李道:“我的……嗯……老乡。”

没太在意苏蚩的措辞,老李朝着九元蟒自来熟地笑着,点头哈腰道:“小的李光年,久仰久仰。”

九元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底却一亮,来了兴趣:“久仰久仰,在下九元蟒,你可以叫我九爷,哈哈哈哈。”

猖狂!

老李咬着牙,目光阴晴不定,若是苏蚩说这话,他还会给点薄面,这乞丐是什么东西!

“哦?呵呵,九爷是吧?幸会幸会。”老李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苏蚩静坐在旁,看着二人针锋相对没有说话,九元蟒就是这副脾气,逮谁都摆谱,不过苏蚩倒也习惯他这么做。妖尊嘛,谁没个脾气了。上辈子年纪大修为高,摆谱的毛病养起来了不好改,反正这辈子碰见横的了大不了被打一顿,也不会死。

“老李,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苏蚩打断了二人针锋的对视,淡淡说道。

犹豫了一下,老李慢慢抬起头,淡淡回道:“小哥请问。”

“那地震,到底是怎么回事?”

……

“那地震,到底是怎么回事?!”

同一时刻,丽山山脉中的一座矮山,一身五爪蛇服的少年冰冷的望着眼前的中年人,厉声问道。

矮山之上,中年人一手拖着铁盘,一手负在身后,颌下美髯随风飘扬

玄荒蚩尊  第四十七章,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更)

,那身锦绣阴阳袍鼓荡招展,浑身上下有一种超凡出尘的气度。

细细看他,脸颊清癯,丹凤眼微微睁着,眉间还有一道深深的竖纹。在他身后,背着一把桃木剑,衣袍上绣的均是诸天星斗,仔细看去,他的手上那方铁盘上,还悬浮着一根银针。

“怎么回事?王爷不是明知故问吗?王爷不老实待在府邸,大老远跑到这里找在下就是为了问这个?可笑至极。”中年人半睁着双眼望着面前的少年,看那份不屑神情,丝毫没有将面前的少年与二十名护卫放在眼里。

公羊天星!庸亲王府第一客卿,目前却在和庸亲王楚晋对峙,不知道楚晋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

“公羊先生,我敬你阵道造诣了得,礼贤与你,没想到你却背叛我!”楚晋恼羞成怒,铮地一声,长剑出鞘,直指不远处的公羊天星。

公羊天星抚须笑道:“何来背叛?若是王爷非要说在下独自寻觅天宝就是背叛,那在下便要问王爷了,此宝之事,若非孟、景二将告知,王爷会知道吗?”

楚晋眉头微微皱起,冷笑道:“你意思是,我还得谢谢你告诉我?”

“我意思是,既然告诉你了,就告诉你吧,不过此宝出世,我们得公平抢夺。王爷意下如何?”

……

“公平抢夺?”苏蚩声调一扬,看着面前的老李,他哪来的勇气和自己谈公平?

老李哆哆嗦嗦地站在那里,浑身魔烟重重,不是紧张,是在防备苏蚩引爆镇心种,只要苏蚩动手,老李就准备与苏蚩同归于尽。

“对,小哥别问为什么!我就想求一个公平!若是我抢到了,我仍是小哥的护卫,毫无怨言,不过小哥不要利用镇心种要挟我!”

与九元蟒对视看了看,苏蚩点点头:“好啊,那就公平抢夺,谁抢到算谁的。念在你告诉了我们这个消息的份上,提前说好,届时夺宝,我们可能要玩一次大的,你自己注意安全!”

……

……

河源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河源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河源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河源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河源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