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黄浦信息网 > 游戏

魔潮起时 第七十二章 自责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5:52

魔潮起时 第七十二章 自责

战后的埃尔兰特恍若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尸骨成堆,哀嚎遍野。白日还好,有幸存者在城主府的带领下,做些救援、整理的工作,而到了晚上,那才是真正的清冷寂寥。

此时,在去往喀秋莎小屋的路上,一个神秘的女子一步一步的走着,巨大的黑色袍子和高高的尖角帽把她遮蔽的严严实实,若沐恩在,仅仅是标志性的装束就可以明白,她就是那天的神秘女子。

圆月当空,月华如水,她的身影拖出了长长的奇怪形状的影子。

她的身形看似不快,但每一步都会跨越极大的距离。数个分钟后,她就到了喀秋莎小屋外,没有任何的言语,一阵诡异的波动后,门没有开,她就进了院子,干净利落的就仿佛在会自己家一般。

此时,若仔细的会发现,月光下,她连影子都没有。

作为埃尔兰特第一的训导者小屋,喀秋莎占地自然是极大的,而她似乎在寻找什么,在整个喀秋莎小屋内兜兜转转了很多圈。

努克在离开之前做了安排,格罗亚被他送进了城主府,有威廉的护持,必然是无碍的。同时,因为金蒂姆子爵府的严重损坏,已经无法居住,子爵府的人都住进了喀秋莎小屋内,他们离开后,训导者加上剩余的职业者都会围绕这科伦居住,也是一种护卫。

人一多,虽是半夜,但起夜的人还是不少的,可很多人经过了神秘女子的身边,却好似没看见一般。

整整一个沙漏时后,她终于停了下来,重重的跺了一脚,很生气的摘了帽子,露出绝美的容颜。

(老师告诉我这个法术好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别人也看不见我,可是,他没告诉我,该怎么找人啊?!)

(咦,不对,是了,我为什么要找呢?我可以直接问啊!还有这个法术啊?!嘿嘿,我真是太聪明了!)

神秘女子似乎很烦恼的揪了揪头发,然而,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起身又走了出去。

在一个房子里,她看到了一个泡在了药池里的科伦和一旁熟睡的莫里卡,她认识科伦,就凭那天能够让瓦伊德王狼狈的一击,已经有了让她记住的资格。

甚至过后,他的父亲,绝望之手阁下还做过评判:他已经有了和超凡职业的对抗的资本,可惜,要死了!

神秘女子深以为然,超凡职业对于二阶职业者的压制,有很大部分是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元素之力,这种超凡的力量已经让二阶职业者无法近身,但科伦在气刃上的造诣和那强横的技能,其实也可以看成弱化版的元素之力,就从那天,他斩出的那一剑就可以看出端倪来了。

这也是撕风剑客的强大,是他们越级、甚至越阶而战的资本。

如果他是全胜时期,即使作为噩梦的存在,神秘女子也都必须敬他三分。可是,他要死了,所以她也不在意的进了屋子。

修长的手指翻动间,一个黑光点中了莫里卡后,诡异的莫里卡就站了起来,他的眼睛睁开了,却茫然一片。

女子开始提问,问题都围绕着那天将科伦扑出去的那人——沐恩,而莫里卡有问必答,详细到不能再详细的解说着,所以,她知道了他是金蒂姆子爵推荐的,是科伦的徒弟,是技能修炼的天才,是在红墙上奋战的勇士。

所以,她也知道了,他和努克居然连夜离开了,因为太匆忙,交代的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两人去寻找某种救治科伦的魔药去了,却不知道去哪里了。

(果然是,运气太差!)

神秘女子这下傻眼了,她有些后悔为什么听老师的话,办什么神秘,晚上才来。

不过,现在她也无法,只得离开。

一步一步,她离开了金蒂姆子爵府,身上好似笼罩着迷雾一般,无声无息,没有人知道她来,也没有人知道她走,唯一留下的,就是第二天头痛欲裂的莫里卡。

……

无论是沐恩还是努克,他们的眼睛都已经不可以以常人而论,圆月之下,微光视觉让他们都可以看清楚脚下的道路,所以,虽然是夜行,但他们都没有取出火把,且奔行的速度并不慢。

因为也冬天,夜晚即使是虫鸣的都不多,能听到的大都是他们前行的悉索声。

沐恩在想着那女子的事情,没有开口,而努克却显得有些沉默。

但陡然间,才听到努克几乎是呢喃自语的话:“其实,贵族什么的,我真的不在乎!”

沐恩一愣,他似乎都以为是幻觉。

这让他讶然的抬头看了看努克,因为奔跑中角度的关系,沐恩看不见他的脸,但细细的品了下刚才的话语,沐恩就知道了原因,事实上,自埃尔兰特出行,他就敏锐的发现努克有些不太对劲,现在他才明白,这一次,其实他在自责。

在晚间,晚餐的时候,沐恩询问过爱莎这次战斗的结果,作为金蒂姆子爵府的大管家,并经常在努克不在的时候处理事务,爱莎能够了解到很多上层贵族才能了解的第一手信息。

在瓦伊德王和绝望之手阁下协定结束战斗后,克雷斯的战士陆续的退出了埃尔兰特,因为都杀红了眼加上人员的分散,撤退的过程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以上,且在战争后期,埃尔兰特四大军团的发力,导致至少有一半的克雷斯战士留在了城里。

也就是说从这场持续了二个多月的战斗,克雷斯在埃尔兰特丢下了一万多人的精锐军队的性命,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使是克雷斯王族,都会因此而伤筋动骨。

最主要的,除了先期的洗劫城镇所得到的些许财富外,他们一无所获,无论是土地、财富还是某些暗地里许诺的东西,而兰蔻城邦,在损失一名超凡职业者后,愿不愿意按照先期的协商去支付报酬,那都是两说的事情。

当然,埃尔兰特也不好受,整个城市差点变成废墟不说,瓦伊德王屠城三日的命令也不是开玩笑的,原本几近二十万的人口,最新统计下,只余下十万人不到,平民死伤惨重,即使是大小贵族也被屠绝了十数家。

当然,有心算无心之下,军队的实力保存的相对完整。

相比较而言,金蒂姆子爵府的损失更加惨重,整个子爵府都快被拆了,原本子爵府人员加上训导者的家人,总共一百多号人,在战后的搜寻下,只剩三十四人。

没有职业者去针对他们,但是,无论二阶还是超凡的战斗余波都实在是太过于恐怖,误伤致死的人员太多。

他们太脆弱了!

而总共十一位职业者,只剩下六人,三位训导者加上急速射手,野蛮人队长和鲁诺,而且还是人人带伤,甚至急速射手还丢了一只胳膊,虽然有着心血的断肢重生功能,但一年的修养时间是免不了的了。

然后,努克又升级了,以后就是金蒂姆伯爵了。

与贵族而言,爵位的提升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努克却表现的很愤怒,而后,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努克陡然间扭头,深深的看着沐恩:“记得我说过,贵族只是我需要的一个身份,一层皮,有了它,我行走的时候会有很多的便利

,但它并不是什么必须,可为什么?为什么不按照原先的计划,到职业者公会避难?”

埃尔兰特城破后,不止一家贵族到职业者公会又或者佣兵公会避难,他们躲避了最危险的战斗,但战后,首尔城主的处罚也简单,收回领地,没收大部分产业以及免除贵族资格,贬为平民。

而这群贵族中甚至还有一位伯爵。

处罚很是严苛,可却没有人敢求情,原因简单,公会和贵族本来就是对立的两面,贵族相当于统治者的双手,如果手不听话了,并且造反了,你还愿意再要它吗?!

当然,如果这次埃尔兰特战败,那又是另一种状况。

当初科伦的选择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个,因为无论是他还是努克,都有很重的一部分资产在城内,哪怕是不在意这些,可他们身后更有上百人依靠着他们生存,相处了近十年,感情总是有的。

如果努克不在是贵族,也就没有了特权,那么就算他们无所谓,那些依靠他们生存的人后果肯定堪忧。

“努克大叔,你想多了,其实我们应该庆幸,以那群克雷斯战士的速度和那位追踪者的技能,我们如果真的离开子爵府,或许支撑的时间更短!”

“呵呵,不用多说了,其实,我都明白……”

九江治疗宫颈炎方法
绍兴治疗阴道炎方法
鞍山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九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绍兴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