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黄浦信息网 > 时尚

【柳岸】神秘的纵火犯(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58:52
一、
李卫和尉迟斌在海棠园里已经走了两个来回,可是李卫还是不想讲话,尉迟斌怎么逗她,都没有用。也不知道她最近是怎么了,会不会是生理周期,情绪变化比较大,尤其是那天去过自己的家以后,好像有两天都没有见面。
李卫原来叫李卫红,尉迟斌原来叫尉迟兵,在他俩身上都曾印着文化大革命的印记,拨乱反正以后,都不愿记住那些不堪回首的历史,所以就改成了李卫和尉迟斌。
他们俩在一个单位,“十八所”,是个军工民用企业,两个人都是凭本事考进去的。李卫在宣传科,在前面的大楼里,里面主要是党委,团委,工会,企管办,销售和宣传科。尉迟斌在技术科,是在东面的“技捡”大楼,里面主要是研发部,技术科,质检办,档案室几个部门。
原来,李卫和尉迟斌并不认识,是有一次碰巧遇上的。李卫喜欢画画,有个周日在湿地公园画写生,正巧尉迟斌骑车经过,看到了似乎是一个单位的,就上前搭讪,一问,竟然就是一个单位的,大家都高兴的很,谈了起来,后来一来二往,逐渐的就熟了,成了朋友了。

那天,李卫到了尉迟斌的家,那是枫叶街上的一幢木结构的老式两层楼,住着五六户人家,尉迟斌家住在二楼,座北朝南,光线非常好,这是一个老小街,下面有一些门面是杂货店,生活、进出也都方便。
李卫注意到临街的那面四开窗,老式的木窗棂已改成了玻璃窗。夏天为了遮挡午后强烈的阳光,有一个厚实的大窗帘可以拉上。家里只有简单的家具,那时电视还没有普及,只要有台“红灯牌”收音机就不错了。在一个墙角放着一个奇怪的木箱,打开看看,原来都是一些老古董的字画,尉迟斌从不去动它,说是爸爸从来不许他动的。他爸爸因为在文革期间打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区里的什么部长,另一个是因为枪支走火。四人帮倒台后,就被当成刑事犯罪,因此被判了十二年刑期,现在还在牢里呢。问到母亲就更惨了,在他父亲还是造反派头头的时候,母亲有一次去贴大字报,被对方造反派拉上了一辆卡车带走,她性子烈,就往下跳,刚跳下来就跌在车子后轮下面,脑袋当场被车轮碾了过去,当时就毙命了。
李卫也说了自己的家庭,父亲原来是市立美院的老师,母亲是校工,父亲在文革期间被一个工宣队长迫害而跳楼自尽了。父亲一生的珍藏也都被他拿走,这么多年,和母亲相依为命。所以她对文革有种负面的感情,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自从那天到过尉迟斌家以后,情绪波动更大,有时明明很高兴却会神经质的突然抑郁起来,闷闷不乐的叫人无所适从。有时连着加班几天,也该休息下,他却非要尉迟斌陪她去湿地公园写生。尉迟觉得有些不理解,觉得她哪里不对劲,情绪反复无常,总不会老是“生理周期”吧?尉迟斌想:“是不是女孩都会若即若离,欲擒故纵,或者是撒娇的表现,看看你是否在意她到什么程度?要不然就是她的心里有着什么重大的事情隐瞒着?不愿让人知道,有什么隐情也能理解。我要更加的关心她,爱护她才对。”尉迟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这个周末,李卫兴致冲冲地约尉迟斌去鸳鸯湖游泳,尉迟斌一口答应了,并且好不容易的租到了一顶帐篷。吃过午饭,稍稍休息一下,尉迟斌还在窗口抽了枝香烟,是情绪很高的李卫给他点的烟,两个人就动身去鸳鸯湖。
说是鸳鸯湖,那真是一点不假,所有前往的人都是清一色年轻的情侣,所以帐篷很难租。那时刚打倒四人帮不久,社会上比较稳定。商家也会捕捉商机,连帐篷里都印着有一些诱惑的句子,什么“今天我要嫁给你啦”,“今天你走出的一小步,就是人生的一大步”,“昨天你还是一个人走路,明天就是两个人同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能开辟新天地”……
李卫其实不太会游泳,尉迟斌也马马虎虎,只是不会淹着而已,所以不敢大意,一会儿就上来了。尉迟斌看着水淋淋的李卫,像个出水芙蓉,皮肤白净细腻,那么美丽,身材几近完美,凹凸有致,拿了浴巾给她披上。
躺在帐篷里外面是火辣辣的太阳,帐篷里是火辣辣的美女,尉迟斌按奈不住的心跳,指着帐篷上的那句:“一个人是孤独,两个人不辜负。”问李卫是什么意思,李卫笑而不答。
其实两个年轻人都知道,在这样的一个小小的私密空间,在这样的激荡人心的时刻,有多少美景良辰演绎着人间的欢愉;又有多少对男女在这一刻缔结了终身的幸福。可是,看着李卫那有点犹疑的眼神,还是强压下身体里极度膨胀的动力,让也已噴张的血脉慢慢的冷却。心里想到:“李卫还没有准备好,得给她充分的时间,我决不能鲁莽行事。”就靠在李卫的身边,隔着一层浴衣去轻轻的抚摸着李卫那富有弹性的肌肤,慢慢的、轻轻的游走在李卫的腰间。
这时的李卫在想:尉迟斌是真的对我好,这样的男孩还有什么话说。是不是我真的不应该对不起他?想到这里,鼻子酸了一下,把头扭了过去,轻轻地抽泣了一下。
忽然,李卫坚定地说:“尉迟斌,我们回去吧,”
“为什么?现在就要回去!”
“你就别问了,就现在,我们回去,好吗?”
尉迟斌被她最后那句恳求似的“好吗?”给彻底击溃了,来不及再多问就急忙收拾东西回来了。

二、
当他两刚进入枫叶街时就看到许多人围着谈论什么,走近了才知道里面哪家失火了,急匆匆地骑到家门口才知道就是自己家失火了。一辆消防车还在工作,好几个穿着橘红厚重防护服的消防队员一身是水,忙忙碌碌的,还有一辆警车也停在一旁。有人在现场查问、记录……
看到主人回来了,立即把视线转移过来,并且说:“最好跟我们到局里去详细地谈谈。”
于是尉迟斌连家都没有回,就到了警察局,李卫也一起去了。
杨警官解释道:“为了能更好的反应情况,是不适合在小街上现场问录的。希望理解和配合。”尉迟斌和李卫表示能理解也配合。
杨警官先是泛泛的问了他们俩个人一些简单的问题,然后就分开来问,问道是谁提出去游泳的?对方有无异常?
当问到尉迟斌时,杨警官问他,出门时的情况,尉迟斌说:“简单的吃过饭以后,我打开窗帘,站到窗口抽了一支烟。这时李卫说:‘还抽烟?好吧,就抽一支吧。’说着就站到我身边,拿起了桌上的火柴,给我点了烟。快吸完时,李卫说:‘你先下去帮我把自行车推到门外,我收拾一下就下来。’我就去推车子,在下面等着她,一会儿她就下来了。”
小组的成员在灯下研究白天察看的情况:因为火情很快被发现,所以灾害不算大,烧了靠南面一方墙东西。其中有一个半截橱,上面有收音机的残骸;靠墙角有一个箱子,里面的字画都烧得差不多了,靠北面的窗烧了一半。奇怪的是,好像窗帘没有拉闭上,这么强烈的阳光,怎么没拉上窗帘?半截橱上有一个烧得炸碎了的大肚玻璃冷水瓶,下面是个塑胶托盘的残骸;然后就是玻璃台板和下面的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据尉迟斌说是有一次组织游玩时,和档案室的几个女孩在一起拍的。李卫还问过几次,尉迟斌不知为什么没有拿走。
小沈他们在外围居民的口中得知,是常有一些小青年到尉迟斌家聚一聚的。尉迟斌说是单位里的小青年,有一个 是档案室小陈的男朋友,后来说是有误会就不常来了。出事那天 曾去找过他,看他不在就走了。
杨警官让尉迟斌回家去鉴定下损失,其实也没什么多大的损失,本身就没什么多值钱的东西,只是那一箱的字画,可能父亲会很心疼的。
杨警官安排了人去调查 ,然后请了专家来鉴定一下烧掉后剩下残骸的那些字画的价值,得到的结论是:这是一箱非常珍贵的近代大师的中国画。大部分是真迹,少数是赝品。

蔚迟斌和李卫的见面比较少了,因为尉迟斌的家正由房管部门在维修,自己暂时住到了姑姑家,有许多的不便。
这天,两个人见面了,在一起倒觉得话少了,不知道从何说起。
自从在鸳鸯湖的帐篷里,李卫看到了一个绅士般的尉迟斌,心理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尉迟斌的面前有点拘谨和害羞,有时还会极力的为尉迟斌着想。尉迟斌也突然觉得李卫温柔了,女性的温婉在她身上体现了出来。
也不知尉迟斌讲了句什么话,李卫居然羞答答的把脸埋在了尉迟斌的胸前,迟迟地不肯离开。
蔚迟斌说:“你以前要是这样多好。”
“现在这样不好吗?我以后要一直这样的,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决不后悔。”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要是任性呢?”
“我就由着你。”
“我要是发脾气呢?”
“我就让着你。”
“要是我撒娇呢?”
“我宠着你。”
“要是我骗了你呢?”
“我会原谅你。”李卫突然不作声了。
“怎么啦?”蔚迟斌捧着李卫那清秀的脸蛋,竟然发现眼睛里噙着泪水。
“呵呵,梨花带雨,真的这么激动啊,我可是说的真话啊,感动你了。”
“人家是认真的,不和你说了。”

纵火的案子正在紧锣密鼓地收网,几方面的情况作了再一次的核实和鉴定,杨警官说案情已经基本显出端倪,我们要进一步观察,密切注视嫌犯的动静,以防后患。派出去的人按要求24小时监控嫌疑人的行动,如有不测,随时与我联系……
这是火灾后的第四天,也就是上次尉迟斌和李卫见面后的第二天,李卫一个人跑到警察局去自首了……
杨警官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而且给了李卫一个时间差,让李卫迷途知返,给她一个自首的机会,就是伸出去的一只手,拉了她一把。
小沈不解的问道:“老杨,你是怎么判断的,这一对情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我第一时间观察到为什么这么强烈的阳光直射的情况下,却忘了拉上窗帘,有点不符合常理。烧掉的东西唯一值钱的是那一箱字画,而且尉迟斌说可能父亲会很心疼,我们就去监狱提讯了尉迟斌的父亲尉迟啸天。据他说,那是他准备自赎的唯一的依据,这下可好了,就连自赎的机会都不给他了。为什么这么说,原来他在文革中做工宣队的队长,有点耀武扬威,不知所以。平时爱点附庸风雅,笃爱字画。于是,但凡有点苗头就将人家往死里整,才弄来这些宝贝,现在已经事过境迁。自己在狱中多次反省,出狱后要将这些藏品逐渐的返还。继续深入的问询,是有一个叫李柱子的美院的老师,曾因被他收去了用一生的积蓄收藏的字画,心灰意冷,第二天就跳楼自尽了。这是个农村出身的苦孩子,凭自己的奋斗到了这一步很不容易,看看现在这样,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刚烈正直的李柱子觉得生不如死,就忍痛扔下了妻子和才十一岁的女儿,含恨九泉。
“这和李卫要纵火有什么关系?”内勤王芳也不解的问道,
“我们了解到当年的李柱子就是李卫的父亲,因为他母亲曾经和她讲起过这些事,使得李卫幼小的心里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曾和母亲发誓一定要让害死父亲的坏人得到惩罚,那些画,可以不要,也绝不让它落在别人的手里……”
“那他们不是一对恋人吗?”王芳追问道。
“最起码当初不是,李卫是要接近尉迟斌才设计出来的,因为她听说单位有个姓尉迟的人,就来了警觉,后来证实就是仇人的儿子,而且父亲的字画就在他家,于是就精心策划了这起纵火案。
和杨警官分析的完全一样,李卫交代:故意在湿地写生作画,等待机会,等到了认识蔚迟后就去了他家,证实了原来的判断后,就开始策划了,先是说他家怎么没有一个冷水瓶,于是第二天就帮他买了一个冷水瓶,而且是个大肚的,能聚焦的那种,又顺便买了一个托盘,是塑胶的那种,属于易燃品。然后在那天去游泳前给他点香烟的机会,把火柴散放在塑胶托盘里。而且故意的装作忘了拉上窗帘,等到下午的烈日照到大肚冷水瓶,形成聚焦后,把火柴点燃了,接着就能烧到易燃的塑胶托盘,一场人不知鬼不觉的火灾就按既定程序发生了。
经过公诉审判后:“因故意纵火,但尚有自首情节,人民财产损失不大,受害人放弃起诉,酌情判刑两年,缓刑两年。”
尉迟斌这才清楚为什么李卫很长时间以来总是情绪波动很大,但是依然没有办法将这个姑娘从心里抹去。

三、
从看守所出来的那天,尉迟斌去接她,看到低着头的李卫,那楚楚的酸涩立即就唤起了尉迟斌对她的爱怜。混杂着当初的情爱 ,分不出究竟孰真孰假,不顾一切的紧紧地抱住了李卫那瑟瑟的身子久久的不放,直到李卫由轻轻的强忍的抽泣到爆发出一声号啕大哭才放开了她。捧起了她的脸去亲吻,去舔舐李卫满脸的泪水,两颗年轻的心这时才是最真实的碰撞。
平静下来的尉迟斌好奇的问李卫:“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我很早以前看过一篇R国的小说‘神秘的纵火犯’,是说的某一条大街,夏季时常发生不明火灾,最后发现罪魁祸首原来是大肚冷水瓶和塑胶托盘,我就模仿着试试看的。”
“你真的不该把仇恨记的这么深,那天我去探监,父亲还说要将这些字画物归原主,当作自赎呢。”
“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也不知道你心怀叵测啊。”
“啊,你说我心怀叵测?”
“那我现在郑重的问你:你到底爱过我没有?”尉迟斌趁热打铁的逼问李卫。
李卫不好意思地说:“是在鸳鸯湖的帐篷里开始的,幸亏你那天表现的像个绅士的样子,要不然,你永远没戏。”
尉迟斌深深吸了一口气,出了身冷汗,这才像吃了定心丸似的,笑开了……

回到家的李卫一下子扑到母亲的怀里,抽泣着说:“对不起,对不起。”
母亲说:“傻孩子,你怎么能这样死心眼儿呢?多少年都过去了,你还耿耿于怀,心里不苦吗?我都后悔告诉你这些了,人死了能回来吗?冤冤相报何时了?”
“妈,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要好好孝敬你,而且还要尉迟斌也来孝敬你。”
“不害臊,人还没过门呢,就这么说。”李卫扑哧一声笑了:“反正就这么说定了。”
在监狱改造了十年的尉迟啸天,因为在监狱改造表现突出提前一年出狱。正好赶上儿子的婚期,知道了李卫是李柱子的女儿,就和儿子说:“你要好好待她,要是欺负了人家,我可饶不了你。”
尉迟斌把老爸的这话如实地学给李卫听,李卫打了他一把:“就会嘴甜,我都不敢信你。”但心里还是甜甜的,像喝了蜜一样。
两家人慢慢地有了走动。经过了十年浩劫以后,变态的人性回归了,以邻为壑的人事关系变得和谐了。什么事也看淡了,看到孩子们没有继续仇恨下去,很是欣慰。再也没有怨恨的结耿耿于怀,如鲠在喉,天空晴朗了,看到蓝天了,看到希望了。

共 5 9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李卫和尉迟斌在一个单位。李卫周日在湿地公园画写生时,正巧尉迟斌骑车经过,看她是一个单位的,谈了起来,后来一来二往,逐渐的就熟了,成了朋友了。李卫还到了尉迟斌的家中做客,互相了解了父母的情况,还在周末来到鸳鸯湖游玩,尽兴玩够了,回到尉迟斌的家中,才发现他的家中失火了,火灾造成了父亲收藏的一些字画被烧毁,警方介入调查,询问李卫和尉迟斌情况,以后,由于家里的房子在修整,尉迟斌和李卫见面的机会少了,再次相见,李卫似乎变得温柔了,还有什么难言之隐,而警方通过周密的调查,也有了犯罪嫌疑人的线索,在等待罪犯迷途知返。火灾后的第四天,李卫跑到警察局去自首了,案件终于真相大白:尉迟斌的父亲尉迟啸天曾在文革中将李卫的父亲迫害致死,霸占了他的字画。李卫得知尉迟斌是仇人的儿子,而且父亲的字画就在他家,于是就精心策划了这起纵火案。出狱后的李卫得到了尉迟斌谅解,俩个冤家对头又喜结连理。小说描述出一对冤家的后代恩怨情仇,应了那句话:“冤家宜解不宜结”。小说语言朴实,故事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情节曲折,脉络清晰,结局圆满,令人欣慰。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
1 楼 文友: 2015-12-06 14:20:08 问候棱镜老师,写作快乐,冬日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 楼 文友: 2015-12-06 14:21: 6 再次编辑棱镜老师精彩的侦破小说,受益匪浅,佩服老师丰富的想象力和不凡的笔力!学习啦!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楼 文友: 2015-12-06 14:22:15 恭祝老师创作丰收,期待佳作再次点缀柳岸!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4 楼 文友: 2015-12-06 17:27:18 又是一篇精彩的小说,一对情人,又是一对冤家,上代的冤仇非要在这一代了结,冤冤相报何时了,最后的结果,一笑泯恩仇,新一代再也没有怨恨的结耿耿于怀了,看到蓝天了,看到希望了。
5 楼 文友: 2015-12-07 06:04:07 小说语言朴实,故事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情节曲折,脉络清晰,结局圆满,令人欣慰。欣赏,问候作者!
6 楼 文友: 2015-12-07 07:12:56 看到佳作似看到了希望,点赞!遥祝老师冬天快乐!创编如意!
7 楼 文友: 2015-12-15 0 :09:4 文笔质朴,情感真挚,很有生活气息,非常感人,语言精练优雅,文章内容深刻,主题鲜明,令人回味无穷,非常欣赏,学习了,祝愿作者佳作频出,致以冬的问候! 来到江山园地,流连忘返——目不暇给的欣赏和学习。思想的交流通过文字载体会更加深入,逐步提高写作水平是我的希望。宝宝大便颜色
成人纸尿裤便利妥牌怎么样
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老人尿液浑浊怎么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