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黄浦信息网 > 科技

兵王归来 第五九五章 主体+思想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5:13

兵王归来 第五九五章 主体+思想

医生和护士都傻眼了,他们虽然都是外科大夫,曾经做过许多截肢手术,但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截肢的。

干净利落,速度飞快,同时又野蛮残忍!

圣城卫队的成员却被‘激’怒了,怒骂声和枪栓拉动的声音此起彼伏,至少有两个伤员拿出枪,其中一个受伤较轻的甚至从病‘床’上跳了下来,踉踉跄跄的冲到大胡子面前,用枪指着大胡子的额头。

“你……你敢这样对待我们的兄弟!”

现场死一般沉寂,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大胡子和那个情绪‘激’动的伤员。

战争年代生命犹如草芥,拿枪的大兵杀死一个医生太正常了。

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大胡子医生在劫难逃了。

旁边的医生和护士拼命使眼‘色’,示意大胡子赶紧求饶。

“领袖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突然,大胡子改由朝鲜语说话,而且语气极其严厉,盯着黑‘洞’‘洞’的枪口毫无惧‘色’,甚至还将额头顶了上去,喝道:“是谁让你们随便用母语说话的,是谁让你们如此无组织无纪律的,是谁让你摘掉面巾将容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

一连串的问题,犹如一声声炸雷在那个伤员脑海深处炸响。

他搞不清楚大胡子到底是何许人也,但是却听出大胡子使用的是一口流利的平壤音,更被大胡子脸上那种冷漠的近乎没有人类情感的表情所震慑,下意识的到退了一步。

“说,你们这里谁的职位最高,你们的政治代表是谁?”大胡子厉声喝问,猛地上前一步。

“噗通!”那个伤者竟然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我……我……”

“我什么我,谁的职位最高?”大胡子步步紧‘逼’。

伤员更害怕了,坐在地上偷偷向四号手术台瞄了一眼。

大胡子立刻就明白了,大步走到四号手术台前,喝道:“你……知道现在怎么做吗?”

“我……我知道!”那个伤员也吓坏了,连忙大声命令道:“所有伤员,‘交’出武器。罗敏国,你收一下,‘交’给医生集中保管,出院的时候再拿回来!”

“这还差不多!”大胡子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改用阿拉伯语说道:“继续,抓紧时间做手术,可能还会有伤员送过来。”

医生和护士都松了一口气,立刻开始忙碌起来。

那个叫罗敏国的家伙从地上爬起来,挨个收拢伤员的武器,不一会儿功夫,两支手枪,一支ak47,三把匕首和两枚手雷就被收集起来。、

对于这样的武器,大胡子只是扫了一眼,就‘交’给护士,让她随便找个地方放起来。

因为有了大胡子的存在,治疗室内的秩序立刻就好了许多,伤员们对医生和护士的态度恭顺了,不再骂骂咧咧,更不会用语言威胁了。而医生和护士解除了后顾之忧,动作更加流畅,做手术的速度更快了。

十几分钟之后,四号手术室上的伤员包扎完毕,被送到病‘床’上吊点滴。

“去,把‘门’口那个旅长抬进来。”大胡子对两个护士摆了摆手,然后对刚刚做完手术的那个医生说道:“你再辛苦一会儿,这个人左肩中弹,已经接近一个小时了,情况有些危急。”

那个医生虽然疲惫不堪,但还是笑了笑,说道:“放心,我还能坚持!”

很快,伊克拉木被抬了进来,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几个黑死徒。

“你们来干什么,出去出去!”大胡子大声呵斥黑死徒,同时对‘门’口的圣城卫队成员怒喝道:“怎么回事,这里是随便可以进来的吗?把这些人赶走,轰到酒店外面去!”

那几个圣城卫队成员其实早就对伊克拉木的手下不耐烦了,得到命令立刻冲了进来,几枪托就把伊克拉木的手下赶了出去,然后继续驱赶,一直到他们离开酒店大‘门’才罢休。

验血,量血压,拍片……伊克拉木的伤情很快就诊断出来了。

子弹击碎左肩胛骨‘射’入,因为被肩胛骨阻挡了一下,动能消耗了一部分,对内脏的扰动降低了不少。

子弹‘射’入‘胸’腔之后击穿左肺叶,然后将撞击在锁骨上,锁骨骨折,子弹卡在断骨处,将上面的皮‘肉’顶起一个小鼓包。

真是万幸,显然那个枪手是对准伊克拉木的心脏开枪的,却因为伊克拉木在开枪的瞬间有一个弯腰的动作,导致子弹稍微向上偏了一寸,否则的话伊克拉木必死无疑。

战地医院的手术室简单粗暴的,那个医生通过x光片观察,发现子弹所在的位置并没有大的血管,弹头又可以用手‘摸’到,直接就拿手术刀在伊克拉木左‘胸’锁骨上切开一个小口,用一把镊子把子弹夹了出来。

接下来的手术比较复杂,伤口处理,‘胸’腔积液清除,肺叶的修复缝合,都不是几分钟之内就可以解决的。

大胡子看了一会儿,觉得这里已经没有自己参与的必要了,于是开始巡视整个治疗室。

原来四号手术台上的那个伤员从手术台下来之后,就一直密切观察着大胡子,满脸‘迷’‘惑’和敬畏之‘色’。

看到大胡子走到自己‘床’前,他连忙欠起身,恭敬地问道:“请问,你是来自平壤……”

“闭嘴!”大胡子恶狠狠地瞪了伤员一眼,说道:“注意纪律,在有外人的情况下怎么可以用母语?”

伤员一愣,连忙说道:“是,我觉悟不高!”

大胡子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没见过你们,你们也没见过我,你们只是圣城卫队的战士,你们是叙利亚人,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伤员的表情更严肃了。

大胡子这才点点头,重新走到手术台前,对正在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说道:“这个人不是圣城卫队的成员,不能在这里休息。手术之后,送到127号房间,通知他的手下把他带走。”

“是!”现在,这里的医生和护士已经把大胡子当成绝对领导了。

大胡子‘交’代完毕,整了整白大褂,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口四个‘蒙’面圣城卫队士兵,他们只负责拦截外面的人进入,对于从里面出来的基本无视。

大胡子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出‘门’之后直接向左拐,十几米后推开了洗手间的房‘门’。

一进洗手间,大胡子的表情就严肃起来了,弯腰检查了一下各个小‘门’下方的空挡,确信洗手间内没有旁人之后,又把耳朵贴在‘门’口听了听,然后纵身一跃跳上陶瓷水池,抬手推开了上方排气道的盖子。

仅过了十几秒钟,大胡子就进入排气通道,重新把盖子盖好。

如果此刻有人进来,一定很‘迷’‘惑’,‘门’窗都关得好好的,刚才进来的那个医生难道人间蒸发了吗?

卡尔顿大酒店107号房间,本来不过是一间员工宿舍,如今却成了黑死徒的机要重地。

库赛和乌代来到阿勒颇之后,做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不是整合各自为战的武装派别,而是建立了一套有效的实时通讯系统。

而这里

兵王归来  第五九五章 主体+思想

,作为通讯系统的中枢,安装有两部‘交’换机,十几部有线,随时都有四五个圣城卫队通讯兵负责执勤,将来自阿勒颇城各个地方的消息汇总起来,为指挥官的决策提供有力的支撑。

一旦这套系统在阿勒颇城内全面铺开,黑死徒的战斗力将会获得极大的提升。

夜晚十二点,虽然已经很少有打进来了,但通讯室内依然灯火通明,四个圣城卫队成员却一点睡意都没有,都表情兴奋的围在一张伍麦叶清真寺的地图前,对着上面的各种标记指指点点。

“朴中士,三号位置被清理干净,现在只有最后六号位置了!”刚接了一个,罗少尉兴奋的说道:“估计,再有一个小时,战斗就会结束了。”

朴中士立刻将一个代表胜利的红‘色’圆环放在相应的位置,看了看,有些不满意的说道:“开战两个多小时,我们的兄弟已经阵亡七个,伤十三个了,其中重伤五个。这仗打得太憋屈了,要是允许用炸‘药’包,伤亡可以降低三分之二,时间可以缩短四分之三!”

旁边一个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清真寺是他们的信仰源泉,就和我们的主体思想塔一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怎么……”

“住嘴!”罗少尉恶狠狠的瞪了那个人一眼,喝道:“清真寺怎么可以和主体思想塔相提并论,你的言论很危险,这是对伟大领袖的亵渎,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那个人立刻吓得面无人‘色’,慌忙解释道:“罗少尉,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罗少尉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看你紧张的,我又不是政治代表。咱们这次出来,能不能活着回去都两说,一些言语上的失误我是不会向上级汇报的。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是是是,我知道了,谢谢罗少尉!”那个人已经满头大汗了。

“石油,一切都是为了石油!”罗少尉突然叹了一口气,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出来之后才知道,这些在资本家的压榨下艰苦挣扎的国家竟然这么惨。真希望伟大领袖一声令下,我们的百万大军直接杀过来,把这里全解放了!”

“对,解放,只有沐浴在主体思想的光辉下,他们才会明白幸福的真谛!”朴中士随声附和,但表情和语气明显是在调侃,说道:“他们居然家家户户都有汽车,他们的石油居然比水还便宜,这太‘浪’费了,应该把他们都枪毙!”

“朴中士,你的思想也很危险啊!”罗少尉无奈的看了一眼朴中士,转身走到卫生间‘门’口,一把拉开木‘门’,吼道:“卢曜玄,你死在厕所里了,快出来,老子等不及了!”

“好了,你进来吧!”突然,一只手从卫生间内钻了出来,一把抓住罗少尉的咽喉,将他拉了进去。

北海好的性病医院
山东治疗宫颈炎医院
双鸭山性病医院费用
北京国仁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深圳仁爱医院杜晓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