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黄浦信息网 > 历史

京剧悲惨世界中西合璧新探索

发布时间:2019-11-21 21:51:30

京剧《悲惨世界》:中西合璧新探索

中国戏曲学院创演的京剧版《悲惨世界》自去年亮相以来已经在北京、上海两地连续上演,特立独行的舞美设计,耳目一新的行腔唱段加上亦中亦西的做派打扮,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媒体反映看,这出新编现代京剧给京剧艺术如何继承与创新的论争增加了更多南腔北调,一时间,赞赏与声讨激烈交锋。在该剧即将在京第三轮上演之际,专访了该剧的主创人员,以寻找幕后答案。

编剧:改编西方经典可以拓宽戏曲题材领域。

郝荫柏(京剧《悲惨世界》编剧,中国戏曲学院戏曲文学系副主任)

《悲惨世界》音乐剧对我的触动非常大,于是迸发了创作灵感。对于外国着作的改编并不是没有先例,但它们绝大多数都进行了中国化。《悲惨世界》的故事决定了我们不能走这样的路,原因是《悲》的故事背景是发生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的,这样一种主体思想是不能用中国化来表达的,否则就完全失真了,表现出来的作品肯定会显得不伦不类,因此我们必须走出一条新路。此外,改编西方经典还可以拓宽戏曲题材领域,这对戏曲的传承也是有一定的积极作用的。在这部戏的创作中,我们还考虑到戏曲题材在面对青年观众以及那些新知识群体的时候,是否能够得到广泛接受。事实上,我们的考虑得到了认可,在大学里,那些并不熟悉戏曲艺术的青年学生在接受故事的同时也接受了对戏曲的重新认识。

导演:既要适合舞台演出,又要符合京剧表演形式

裴福林(京剧《悲惨世界》导演,国家一级导演,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主任)

用京剧演《悲惨世界》是一个非常难的课题。它的创作要求我们既要做到适合舞台演出,还要符合京剧表演形式的要求,既要让熟悉《悲惨世界》原着的人接受,同时让不熟悉原着的人看懂。

在二度创作的时候,主创人员一致认为,单纯采用传统的戏曲表演方式并不足以完成对这部戏的合理解释,所以,无论从形体、音乐还是舞美、服装等方面,都需要为演员提供一个即流畅又利于表演的舞台空间,而且这种构思还要符合剧目本身的性格特征,如何做到这一点不仅是对导演的要求,更是对所有主创人员的一致要求。当然,由于原着篇幅太长,京剧版《悲惨世界》要在两个小时之内把人物背景交代清楚,并快速进入高潮,并不容易。这也是我们下一步亟待解决的问题。

以西方手法为主的创作手法从一开始就被我们否决了,因为我们的特色是戏曲,我们怎能抛弃传统呢?我们要完成的是如何用戏曲元素来表现这样一个故事题材。

作曲:在风格上走学院派的探索之路

沈鹏飞(京剧《悲惨世界》唱腔设计,国家二级作曲,中国戏曲学院音乐系教师)

用京剧来演绎《悲惨世界》,在音乐上不能用西方的管弦乐队,只有在戏曲音乐和民族音乐上下功夫,毕竟是西方的名着,需要有与之相匹配的音乐,唱腔的设计到底是遵循传统还是立足现代?《悲》剧的定位是要用新的作曲手法激活传统的唱腔套路,最后达到的效果是音乐要具有京剧特点,唱腔要富含传统元素,同时在风格上还要有所突破。现代戏的创作需要情感注入其中,因此《悲惨世界》的音乐要求我用现代的思维和现代的情感来进行创作,而且由于剧本本身趋向于现代化,甚至直接取自于原着语言,这对京剧作曲创作来说有一定的困难。

《悲惨世界》的开幕曲,是一个大胆的创新,在京剧趣味的前提下,以戏歌的形式来写,既有京味,又很容易被观众所接受,达到先声夺人的效果,此外在很多的板式上也进行了一些突破,但唱腔仍然遵循了传统风格,其目的就是要使这部戏的音乐能够朗朗上口,让观众听懂,只有这样才能使作品在观众之间传颂并传承下去。该剧作曲在风格上走的是学院派的探索之路。

舞美:传统与现代的跳跃是《悲惨世界》舞美设计主基调

李威(京剧《悲惨世界》舞美设计,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教师)

《悲惨世界》的舞美的设计最为突出的两个特点是金属的运用和方形舞台景物的大量使用。用大量金属制作的舞台布景,强调了金属的质感,同时也有一种“世界是冰冷的”这样的现代性寓意于其中。其设计的主要灵感仍然来源于戏曲,舞台上左右两边出现的梯子就是由戏曲中“出将入相”而来的灵感。方形的运用来源于戏曲传统戏台的灵感,这种形式给人一种沉重压抑之感,倒悬的凯旋门,就突出反映了这一点。

在舞台的色彩上,运用了大量的黑色和黑灰色的背景,这样做还是围绕“悲惨”二字展开,渲染舞台上的气氛。舞台有颜色的两处地方,分别是在教堂和结尾,教堂里主教对冉阿让的感化使主人公心中燃起了“善”的火光,而在《悲》的最后,舞台上出现了大量的蜡烛和红色为主的背景光,衬托出了主人公感情的升华。

服装:中辅西主,既要符合剧情又要方便演员“做”“打”表演

刘晓庆(京剧《悲惨世界》服装设计,中国戏曲学院舞台美术系教师)

京剧《悲惨世界》由于在风格上倾向西方,所以服装是在尊重原着的基础上设计,以西式为主,中式为辅。由于是用中国戏曲来演绎这个西方名着,所以在服装的设计上考虑了中国戏曲的元素,方便戏曲“做”和“打”的表演,并在装饰性和可舞性方面也体现了中国特色。剧目本身比较写实,因此在服装的设计上就不能像戏曲服装那样的夸张,但两个丑角的表演比较夸张,使整个叙述突破了压抑之感,因此,在他们的服装设计上突出中国戏曲中丑的特征,当然服装整体感觉还要是西方特征。在颜色的搭配上主要采用的灰、黑色调能够使人物与该剧的主题更加的贴近,而且也跟整个舞台色调相谐和。

演员:用四功五法演绎西方故事,仍是一个科研难题

徐超(京剧《悲惨世界》中饰沙威,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党支部书记、副主任,第三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学员)

用戏曲表现西方名着,用表演体现原着的精神内涵,现在体会仍然觉得比较难。从我本身来讲,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唱念做,尤其是唱,除了完成作曲意图之外还要加入自己的理解,比如情绪的转换、行当的选择等等。此外,有的观众反应,这部戏就是话剧加唱,演员的体会不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的念白比话剧的念白更有张力,更强调旋律性,总体来看,它仍然是戏曲的独特表现形式。我个人认为这类戏曲作品在身段上的处理比较难,我们没有过多的突破,还是以传统为主,这主要是由于要兼顾故事本身的审美,从而去表达情绪和舞台氛围,虚拟化和程式化作为一种手段目的是为了表达感情。《悲惨世界》有其独特之处,继续探索下去,这会对我们的教学产生积极的影响。

京剧《悲惨世界》带给观众乃至于京剧艺术本身的疑问已经远远超出了这部作品本身所应当承载的内容。12月22日它又将在各种目光之下再次登上长安大戏院的舞台,也许,新一轮的众说纷纭又将掀起,但目的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我们的戏曲继承和创新,该何去何从?但愿《悲惨世界》的导演那句“我们怎能抛弃传统”不要由疑问变成了现实。

昆明那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云南妇科医院那个好点
无锡治疗癫痫病医院
解放军第六十医院
北京协和医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